跨国钢企董事长:钢铁大战已进入拼刺刀的白刃战

发布时间:2022-07-12 01:50:36 来源:leyu乐鱼体育全站app 作者:leyu乐鱼体育网址入口

  进入全行业亏损,亏到何时还看不到头、何种程度还不见底。得等到30%的钢企倒闭,才能进入盈亏平衡、正常经营的状态。”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跨国钢铁企业敬业集团的董事长李赶坡,在流传出的内部讲话里判断,钢铁大战已经开始,白炽化的竞争展开,进入了拼刺刀的白刃战,谁死谁活就在当下。

  2022年,没人知道这一轮钢铁大战在5年后会带来怎样的变化。但身处行业的每个人都知道,“活下去”,对现如今的中国钢铁行业里的每家企业,不再只是一句口号。

  西南一家钢铁企业生产部门的一位负责人给红星资本局算了一笔账,在原材料矿石价格固定的背景下,从矿石炼出的铁水价格在3400元/吨左右,通过加钢炼钢工序的780-800元/吨成本,炼成钢水的价格在4200元/吨,炼钢出来经过热轧260块钱左右的加工成本,也就是成本4460元/吨。

  这位负责人表示,现在热轧产品卖价基本一分钱不赚,没有利润。如果再加上冷轧工序,四五百元每吨的加工成本,总成本接近5000元/吨了,而现在冷轧价格才4600/吨,“干一吨就亏几百块钱,不干?那你算算设备成本和人工成本,亏得更多。”

  市场成熟的钢铁行业,原材料价格和市场价基本相同的情况下,钢企能改变的,主要是中间的加工环节,也就是每家钢企都在提的“降本增效”。

  敬业集团的内部讲话中,李赶坡提出“降本增效补充流动资金,争取5年后能胜出”的目标,以及“敬业的利润在钢铁行业要比上游水平高出100元的效益”。

  对此目标,他提出的要求具体到各个生产环节,首先是原料库存降到最低水平,“不耽误生产就行”的那种程度;然后是产品、中间品的库存要为零,“一点都不能有”;以及,马上对所有供应商传递钢铁行业全面亏损的信息,“增加他们的危机感,让供应商为与钢厂共同存活拿出措施”。

  这些要求,有的指明了具体工作方法,“从原料采购的战略去研究,从原料的区域去研究,从采购的品种去研究,销售要从销售的区域去研究,研究物流运输”;有的则更像动员,比如“一点都不能有的产品、中间品库存”,这样严苛到不符合逻辑的要求,更多是传递一种决心。

  没有新订单了。前述钢企生产部门负责人称,从6月下旬就接到停工维修检查的通知。之所以停下来,是因为不需要新产能。这位负责人回忆,以前的订单都是三个月订单,当月能看到后面三个月的订单。而今年6月的最后一天,他还没看到7月份有多少订单。

  在敬业集团卷板车间工作了4年的一位员工发现今年厂子效益不太好,因为从6月21日,他的车间开始放十天的高温假,这是往年没有的事。往常5000多元的月收入,因为高温假减少到3000多元。另一位敬业员工说,敬业是有订单才生产,高温假的原因可能是卷板车间没有订单了。

  休完了高温假,这位卷板车间员工回到了岗位,上班时间没有变化,但他感觉“闲了不少”。工人们发现,好几个高炉停着,自己的工作从生产变成了维修检查设备。

  钒钛制造服务企业西昌钢钒,在其微信公众号推出了“降本增效在行动”系列文章,文章的固定首图上写着“求生存、建体系、谋长远”,并称“降本,一场关乎每个西昌钢钒人的攻坚战”。

  口号背后,也是一笔账。5月份西昌钢钒吨钢降本114元,其中钢铁料消耗突破1100公斤/吨;预计6月份吨钢降本150元以上,完成预算目标值190%以上。

  安钢集团则在近期指出,将进一步加大降成本工作力度,全面提升企业经营水平。安钢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利剑表示,目前市场形势异常严峻,整个行业出现大面积亏损,并有继续扩大的态势。又逢“七下八上”高温雨季,传统淡季正在到来,形势仍然不容乐观,生产经营面临巨大挑战。

  当前降成本、提效益是重中之重。要高度重视降成本和提升钢材平均售价工作,特别是要把降低生铁成本,作为当前第一位的工作。要迅速把铁前生铁成本降下来,把高附加值产品比例提上去,提升直供直销比例,增强安钢产品成本竞争力和创效能力。

  湖南钢铁集团年中工作会则表示,针对当前钢铁行业急转直下的严峻形势,部署落实明形势、定措施、战危机、保生存的系列举措,动员全员,丢掉幻想,背水一战,坚定信心,战胜危机。会议要求,集团上下必须充分认清当前形势,思想上从过“好日子”向“紧日子”“苦日子”快速转变,采取果断有力措施,坚定信心,丢掉幻想,狠抓执行,战危机保生存。不管任何情况下,要保铁前生产稳定,保钢后结构调整,保证集团公司盈利水平在行业平均“生命线”之上。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7月8日,工业协会召开的二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视频会议上,钢协党委书记、执行会长何文波强调,展望下半年,困难很多,挑战很大,但随着经济整体形势逐步趋稳,各项保增长措施逐步落地,钢铁行业在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的作用将得到进一步发挥,在需求结构调整中实现转型升级、高质量发展。随着形势的进展,钢协将进一步开展工作,进一步形成共识,本着理性、现实、积极的态度持续开展相关工作。

  据界面新闻,工业协会座谈会还就后期钢材市场运行态势交换了意见。企业代表认为,目前,全球通胀压力持续攀升,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加剧,铁矿石价格高位运行,特别是焦煤、焦炭等价格大幅上涨,对钢铁生产成本的冲击较大,钢铁企业的经营难度进一步加大。在国家稳增长的目标下,随着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和复工复产的推进,钢材需求将逐步释放,基础设施建设发力将对钢铁需求产生一定的拉动作用。但由于适逢消费淡季,且房地产、家电等主要用钢行业消费恢复仍有不确定性,钢材需求改善或将不及预期,钢材价格水平有望跟随需求有效释放震荡上行。

  螺纹钢作为中型以上建筑构件必用钢材,是钢材中的大宗类型,能代表钢材市场行情。观察螺纹钢过去3年的价格指数变化可以发现,经历过2020年稳步上涨后,2021年的价格指数堪称大起大落,2022年后螺纹钢价格指数呈抛物线下跌。

  据钢铁交易平台找钢网数据,螺纹钢在北京、上海两个主要市场的现货价格,2019年初均价3650元/吨,到2020年底突破4000元/吨,随后一路拉高,半年后突破6000元/吨,2021年5月到达峰值后开始下降,截至2022年7月8日回落到约4230元/吨。

  钢铁门户网站兰格钢铁网的数据也是同样的走势,今年二季度螺纹钢现货价格最高累计跌幅超过了900元/吨,其中6月份跌幅最为明显,最高累计下跌了511元/吨。

  一位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告诉红星资本局,这段时间的钢价下滑,是因为本身就是行业的淡季,此前受南方梅雨季节影响开工和运输,加上原料价格也在下降,导致钢价下降。只是,钢价的降速比原料降速更快。

  短期价格下跌可能受季节影响,但企业喊着“活下去”的年份,降价原因要从更长远来看。

  1949年到1996年,中国钢产量由15.8万吨突破至1亿吨,从缺钢少铁转变为全球第一产钢国。

  2020年,钢铁央企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年炼钢产量突破1亿吨,成为中国首家实现亿吨年产量的钢铁集团,也是全球钢企粗钢产量之冠。这家钢铁龙头企业的年产量,相当于24年前的全国产量。

  今非昔比的变化下,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建院五十周年大会数据,中国年产钢量已破10亿吨,连续26年钢产量世界第一。

  但这26年并非一路都是高歌猛进,在第20个年头,钢铁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。2016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要求在近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,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。从那时起,飞速增长的行业被按下换挡键。

  淘汰落后产能,给行业带来了一段时间的好消息。前述钢铁交易行业从业者的感受是,2019年之前的钢铁行业日子“还挺好”,供给侧改革去掉了一些产能,“钢价上去了,利润也可以。”

  钢铁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也证明了当时的“日子还挺好”,包括沙钢股份(002075.SZ)、方大特钢(600507.SH)、三钢闽光(002110.SZ)等9家钢铁上市公司中,营收与净利润双增长的有8家,其中民营钢铁巨头2018年营收147.12亿元,同比增长18.51%;净利润11.77亿元,同比增长67%。

  钢企订单,源于基础设施建设、地产、航空航天和轻工业。按型材和板材分类,螺纹钢为代表的型材,包括工字钢、槽钢供给基建;板材应用在装备系统上,比如造锅碗瓢盆、家电、汽车、造船、造坦克、造大炮、造航母等。

  曾经对钢材有着大量需求的基建中,最具代表性的高铁建设,在2021年踩下刹车,开始变档。

  2021年3月29日,国务院转发了由国家发改委、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开篇提出,在铁路规划建设工作中,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、重高速轻普速、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,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、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。展望至2035年,《意见》指出,要使铁路网络布局结构更加优化完善,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。

  《意见》发布后,国家发改委接连发布三篇专家解读,其中的《严控风险,把牢新时期铁路规划建设的定盘星》一文中,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王杨堃提出,“铁路经历大规模网络化建设后,发展目标由追求规模速度向追求质量效益转变的客观要求。”

  过去十多年,是中国铁路的高峰投资周期,2014年后的年投资基本稳定在8000亿左右。“十四五”时期,这种投资速度可能会改变。

  高铁建设的变档,也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变化的缩影。2018年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定义为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。和过去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,所谓“新基建”的数字化属性更明显,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新发展阶段,也意味着钢铁行业最大订单来源的转变。

  除了基建,李赶坡还指出其他行业需求的变化,他在那次讲话里表示,由于疫情的影响,很多钢材的下游企业受影响较大,居民购房、购车、购家电的意愿也有所下降。

  “从今年4月份就没有提前订货这一说”,一位经营不锈钢的钢贸商说,今年的主要目标是活下去。

上一篇:2012年4月24日长沙弹簧钢价 下一篇:从颠覆到破局君乐宝重新定义羊奶粉